华北发动机已经启动, 澎湃动力蓄势待发

作者:佚名 来源:中国酿酒网 日期:2019-08-12

长期以来,华北区域北京、天津、河北、山西与内蒙古自治区五省市,留给行业的印象是松散的区域市场与地产酒为主。除了北京超大规模的外向型市场,以及汾酒一枝独秀的悠长生产历史,这里难有更多的新意与惊喜。然而,伴随着"京津冀一体化"上升成为国家战略,国家级试点雄安新区的规划逐步落实,以及近年来汾酒为代表的晋酒北攻南下,华北区域化发展的步伐正明显加快。

就酒类生产领域而言,京津冀三省市在国家政策背景的扶持下,已经形成事实的产业链条分工,近年来兴起的环保治理大潮,已经在区域内企业生产布局上有所体现。衡水老白干、牛栏山、红星等历史悠久的规模化企业,随所属城市中心规划与功能的变化,正在城市版图中重新布局,这对于老企业而言,不谛于一次机遇与挑战,抓住机会,打破既有的僵化格局与思路,获得更大的产能与规模增长空间,无疑对企业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另一方面,坐拥白酒产区优势的山西、具有白酒消费基础的内蒙古两地,依靠国家西部能源开发战略前期掘金之后,脚步并未停歇,在扩大区域市场渗透的同时,正进一步通过引导产业升级与规模化带动,拓展“汾老大”的未来成长空间,内蒙古巴彦淖尔也因河套酒业而形成优势生产基地。随着近年来流通行业的进一步发展,两地正依托自身传统优势,力图“借船出海”,希冀通过京津冀打通辐射全国市场的良好品牌张力,发展市场空间的扩展也正稳步推进。
由于环保、产业政策的定位等客观因素的原因,国家有关政策对酒行业发展的未来规划将主要集中在具备优势资源与规模的产区,而放眼华北五省市,山西无疑具备这样的天然优势与地位。而这也恰恰是华北其他四省市酿酒行业需要依托的基础。中国酒业协会理事长王延才在今年4月召开的中国酒业协会年会报告中指出:酒类产业今后的发展方向是沿着高质量发展通道运行,以优势产区为龙头,以骨干企业为龙头,把做大优势产区作为重要的发展方式。做到产区、集群、骨干企业、产业园区共同发展。国家发改委今年4月8日公布了《关于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征求意见稿,将白酒优势产区白酒生产线划在限制类之外,体现了对优势白酒产区产业政策的扶持理念。
酒类生产、流通与消费有着自身鲜明的特点:具备良好酿造生产的区域与省份,大多拥有悠久的酿造历史与技艺传承;发达的商业流通与广泛的消费人群与习俗,也是产品在该区域普通受到欢迎,拥有口碑与市场的前提条件。当然随着现代商业的发展,便利的交通与口岸优势无疑对促进酒类消费更是锦上添花。酒类作为特殊的快速消费品,区域内人口基数是衡量该区域消费市场的重要标志。从历史传统上看,五省市两座人口超千万的直辖市,以及北方人口、制造业大省河北省;能源大省内蒙古与资源、酿酒大省山西,但生产与消费市场仍长期处于各自为战的孤立、分散状态。华北区域酒业发展的现状究竟如何?市场的融合潜力有多大?未来能有哪些作为?成为域内酒业人士关注的热点。《中国酒业》记者通过深入的调研与分析认为:华北五省市的区域联合尚处在初级阶段,相较成熟的区域化典型川黔、苏鲁豫皖(黄淮海),在生产、销售与市场现状上都存在较大的互补空间与潜力。
改革开发40年来,华北白酒企业经历了当年一枝独秀、后续弯道超车、到如今百花齐放的诸多现象级变化。国有企业、民营企业,甚至品牌运营商等多种性质的企业发挥各自优势,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应该看到的是,随着首都城市功能的定位逐渐清晰,单纯的酒类生产型企业在北京进一步发展的空间与潜力已经所剩无几,生产规模扩大几乎没有可能,这迫使京城酒类企业把目光转向周边区域,这也给华北其他四省市带来更多的机遇。
华北市场上,北京市场的最大特点是没有垄断,具有相当的包容性和开放性,欢迎全国各地的酒类产品进入北京,这也是酒业能够推动京津冀一体化的基础和有利条件。作为华北乃至全国酒类消费的风向标与一线城市市场,北京酒类生产与消费市场长期呈现开放、繁荣的表现与态势,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内蒙,甚至全国各地的一、二线酒类品牌均能在北京市场见到。在生产方面,2018年,北京酒企业生产饮料酒62.7784万千升(不含燕京啤酒),增长1.95%;总产值130.73亿元,增长31.39%;实现销售收入127.41亿元,增长28.36%;利润总额18.97亿元,增长59.55%。白酒总产量66.6593万千升,增长3.33%。北京牛栏山酒厂白酒产量54.9885万千升,增长31.3%;销售收入92.43亿元,增长42.24%;利润总额15.16亿元,增长82.43%。北京红星股份公司白酒产量8.8403万千升,销售收入24.53亿元,增长4.38%。利润总额4.25亿元,增长13.33%。
 华北市场具有的其优势,更多的来自地理。一个有有趣的现象,东部沿海港口没有叫得响的自产白酒品牌,究其原因,既有风土的因素,更多的是人文的影响造成。传统意义上来说,港口汇集海上运输与内地运输的货物,内地盛产的白酒自然远胜自产,葡萄酒与啤酒均为泊来品,却在港口有着生存与发展的空间。与首都相邻的天津市有着典型的港口消费风格与优势,始终把握优良港口优势,无论历史还是当代,这里都具备完整的食品工业生产体系和便利的运输与物流优势。作为一度与上海齐名的北方食品工业中心,天津拥有众多享誉全国的酒类品牌,有些还出口国外。王朝葡萄酒、五加皮酒等都一度在海外酒类市场占据一席之地。
同样,当初腹地的除河北也除了生产、河北省也是酒类消费大省,因位置紧邻北京、天津,其酒类消费市场呈现出大而全的特色,近年来随着交通、物流与互联网的兴起,特别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以来诸多大型国事活动在北京的举办,京津冀协作明显加强,河北酒类市场与消费者包容性不断增强,河北省商业地位逐渐凸显,目前已经成为全国酒企眼中重要的北上战略级市场。
近年来,随着京津冀一体化战略的快速推进,以河北省为代表的酒类深加工迎来了蓬勃发展。由于具备纵深腹地,土地、政策、交通等优势,众多北京、天津甚至整个华北区域的酒类企业与河北展开战略合作,把河北做为市场拓展的重点,河北酒业发展迎来新一轮发展。在增强自身实力的同时,也为酒类市场的丰富与格局优化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尤其是2022年北京冬奥会即将在不久的将来在北京举行,而冬奥会多个赛场规划在河北张家口的崇礼一线,这冀北酒南下出山创造了条件,张北产品及市场也日益受到消费者的关注。再加上雄安新区的战略规划,一北一南两大未来热点无疑将带动冀酒的全面区域酒品牌与形象。
而从总体上看,山西省是华北五省市中最具生产能力的省份,其产业规模与实力在全国均居前列。现有白酒生产企业153家,白酒年生产能力30万千升,2018年的生产量在25万千升左右。其中,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规模以上白酒企业完成酿酒总产量16.72万千升,同比增长17.68%。而其生产量中的80%都来自行业公认的祖师级企业——汾酒。
汾酒绝对称得上是山西白酒行业的“发动机”,由它带动,山西白酒全盘沿用了“汾酒模式”。香型上,汾酒的“绝活儿”清香型是自古沿袭,由于汾酒的省内主导地位,山西省内白酒几乎都以清香型为主。由于多年形成的区域口感习惯,山西消费者也青睐于清香型,因此也成为山西白酒的一大特色。产区上,围绕汾酒所在地汾阳杏花村镇形成了国内及行业公认的吕梁产区,在汾酒的辐射与带动下,近年来吕梁产区已经初具规模,形成了以生产为龙头,以交易为特色的白酒生产基础,具备了包装、生产等一系列的产业链价值升级。品牌上,由于杏花村、汾酒、青花等品牌元素在山西颇具影响力,形成了山西酒类产品商标注册中各种“杏花”、“汾”、“青花”的奇观。
除了生产能力,消费能力也是一个主要关键,翻开中国地图,你会发现内蒙古自治区拥有其他省份罕见的大跨度。它东部与东北三省、河北接壤;南部与山西相望;西部与甘肃、新疆相邻。特殊的地理特征、气候特点,决定了自治区酒类生产与消费的丰富、多样性。外来名酒方面,茅台、五粮液与剑南春在“大草原”上演绎的明争暗夺,几乎是内蒙古市场上永不衰落的前三份额保障。地产酒方面,既有河套王、蒙古王、草原王、金骆驼、成吉思汗、纳尔松、鄂尔多斯酒、宁城老窖、老云中、高力板等为代表的老牌白酒企业扎根于此,也有以阳光田宇、沙恩、汉森、吉奥尼、西口风、牛王庄、瑞沃酒庄等为代表的优质葡萄酒企业开启产区化运作。
内蒙古白酒市场东西界线明显,格局迥异,而分界线恰好就是呼和浩特。蒙西以“呼、包、鄂”金三角为中心,包括集宁、乌海等地区。该地区由于靠近北京、山西、河北,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高,酒类消费层次自然也比较高,而内蒙古的主要大型酒厂也基本分布于此,如河套、骆驼、鄂尔多斯、响沙、成吉思汗等。蒙西地区占全区酒类消费70%以上,大约拥有近80亿的消费能力。蒙东地包括赤峰、通辽、海拉尔、乌兰浩特等地区,地理位置靠近东北,与东北的消费习惯比较相似,因此大多数企业基本上都把蒙东市场划归为东北市场,在营销和市场策略上与蒙西完全不同。
◎版权: 北京科融华文化交流中心 QQ在线咨询
联系电话:15321254966  微信:V99-jing 投稿信箱:zgnj9999@163.com 京ICP备19031713号